风来水榭 回复本帖
临风听雪

临风听雪 秀才

  • 47

    主题

  • 675

    帖子

  • 1127

    积分

【流年】愿有岁月可回首

2019-03-12 11:31:10

        


      小兰,18岁的女孩。14岁时,她从她父母的世界里消失,再见她时,是在看守所。

      18岁的年龄,花儿一样美好,小兰却要在高墙内度过五年。
      认识小兰,是在某看守所。她被带进来的时候,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如墨的大眼睛,怯怯的,棱角分明的嘴角有掩饰不住的倔犟,肤色黑黑的。她是以涉嫌抢劫、容留卖淫被批准逮捕的。做入监登记时,我盯着她不饰一点粉黛的脸,问她,你家人的情况、联系方式、住址。她回答我,家里有父母,还有一个弟弟,没有联系电话,家庭住址只记得是沙城某镇的一个小村庄,家里的门牌号忘记了。我再问她,你平时不和你父母亲联系吗?他说,四年之前就中断联系了,没有他们的电话。我看着她的出生年月,兀自怔忡。
      小兰的家靠近沙漠,家里地多,父母顾不上她的学业。她上初中时,被安排在了离家很远的镇办学校住校。小兰就是在那一年里走失了自己。
      本就调皮不羁的小兰,离开父母的看管后,学习一落千丈。她的班主任请家长好多次,小兰的父母都忙的没顾得上去。久而久之,小兰的班主任不再请家长。
      小兰上初一的第二学期,拿着父亲给她的报名费,彻底离开她生活了14年的家和养育她的父母。
      小兰告诉我这些的时候神情很平淡。她说,她上小学的时候就没怎么好好学习过,妈妈让她在家带比她小5岁的弟弟,现在弟弟也上学了,等弟弟上初中时,她就得早早嫁人。她们村里有弟弟的女孩都那样,嫁人是为了供弟弟考学。“我才没那么傻呢!”小兰说这句话的时候,头扭到一边,眼神里满是不愿意。
      我问她,你小小年纪,怎么敢去抢劫?
      问起这个的时候,小兰即刻就来了精神。她说,她上初一的第二个月,认识了一位男生,大她两岁,也住校。一天晚上,那个男生让她给他帮个忙。小兰想都没想,就答应了。就在那天晚上,小兰和那个男生,骑一辆摩托车,去了县城,在一个僻静的巷子里,抢了一位大姐的包,包里有1000多元人民币。“我长这那么大,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。”小兰说起这个时,眼睛里的光亮一闪,只瞬间,又消失不见。
      三天后,小兰的父母接到了学校班主任的通知:小兰已经有三天没来上学了。
      小兰说,她随那个男生一路向西,去了张液、酒泉、敦煌、新疆等地,用初次抢来的那笔钱,买了摩托车。“他骑车,我坐后座上,看准目标就抢,抢一次换一个地儿,从没被抓到过。”小兰眉飞色舞地描绘着,竟然忘了我正在做笔录。我问:“你们抢来的钱都干什么了?”
“住宾馆,进高档酒店,超级爽……”
       直到16岁,她被那个男生强行推荐给了敦煌的一个容留卖淫的窝点,做起了卖淫女。18岁时,她来到了她的家乡,沙城。她用卖淫得来的钱,盘下了一个店,干起了容留卖淫的勾当。
      “后悔容留了小英子那个臭婊子,不然我也不可能进来。”说到最后,她冰冷的眼神中满是狠戾。我问,小英子是谁?“我容留的一个在校小学生,被她妈妈知道后,把我告了……”那一刻,我震惊的合不拢嘴。小兰口中的小英子今年13岁,初来小兰店里的时候,只有11岁。小英子是因为没钱买雪糕,被小兰和与小兰一起开店的一位大妈看中后,拉进店里做了卖淫女。
      小兰因多次容留幼女卖淫,被判刑五年。送她服刑走的那天早上,清冷的风从看守所高墙上吹过来,呼呼呼地响。我拿着冰冷的手铐脚镣给她戴,她没有一丝不适,只是不停地嘀咕:“这什么天气啊,才入冬就这么冷。”
       我对她说:“没有冬的严寒,怎么能孕育春的萌芽。但愿五年后,你能成长为一位可爱的女孩。”她忽然疑惑地看着我,“你知道吗?你清纯的外表下,潜藏着一股不适合你这个年龄段的戾气,严重影响了你较好的容颜。”
       她默默低下头,走进了那辆送她进监狱的囚车里。直到车缓缓起动,她都没再抬头看我一眼。
永远红梅

永远红梅 举人

  • 47

    主题

  • 798

    帖子

  • 5264

    积分

2019-03-12 17:39:28
小兰那么小,却是异常的冷漠,她小小年纪,却是心狠手辣。她的犯罪道路,令人深思!一朵凋谢的花朵,可叹,可悲,可怜……
点评
2019-03-13 18:20:15
临风听雪:谢谢红梅老师的解读,写这个帖子时,心里五味杂陈,只因我也是个母亲,我的女儿也和她一般大…… 每次接触到这样的案例,心都会疼,看到她的父母,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交流了!
共1页 1跳转

澳门真人博彩评级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