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菊韵】习惯与那浮世沧桑相伴(散文)_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平台网 - 澳门真人博彩评级网址
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平台网-原创小说-优秀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平台
当前位置: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平台网首页 >> 秋月菊韵 >> 短篇 >>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散文 >> 【菊韵】习惯与那浮世沧桑相伴(散文)

编辑推荐 【菊韵】习惯与那浮世沧桑相伴(散文)


作者:叶云飒 布衣,288.25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352发表时间:2019-02-12 19:36:02

前尘往事,自始至终,都只不过是所有沧桑被时光的浮尘埋没在净土里,都以为那已经是落幕的尘埃。春绿为风,夏盛是风,秋叶随风,北风亦是风。日出和星沉,随着时间的流逝,恍如梦,混不清的过往种种,荒芜在浮萍流年中是那样的淡然寂静,终其一生的浮华云烟,在一道微风中轻轻的一吹,午夜的独自泣涕,无关光阴的长河,无关得失的计较,无关杯中的酒有多浓,有多烈。只关那一个人,那一句话,那定格在记忆深处快要模糊不清的影子。
   习惯了再外漂泊的生活,喜欢上了那一份孤独的岁月。坐在车厢里,一想到再过不久,就能看到那些我熟悉已久的,我的心,也不知道怎么的变得有点莫名其妙起来,都说游子行千里,归心似箭,而我,却恰恰相反,兴许是期待,兴许是忐忑,兴许……
   下了车,一眼便能远远的看到父亲瘦小的身影在人群中来回走动着,他身上还挂着一个早已被时间的齿轮磨的棱角全无,色泽尽失的黄色布包,那还是是前些年我刚从魔都回到深城工作时,无意中看到,我猜想父亲他应该会喜欢,所以就给他买的,没想到他一用,就用到现在还在用。这个画面,这个场景,这个背影,是那样的熟悉而又陌生了,熟悉了多少年,又陌生了多少年,我自己也记不清了。那一刻,我只想早点走到还未知我已经下了车,还在那徘徊着的父亲跟前,然后简简单单的和他说一句:爸,我回来了。
   父亲看到我向他走来,没有我浪漫主义者中想象的那般模样,他依然还是那个表情,那个神态,从未改变,改变的,只是他的那个姿态,没有记忆中他所在我心中烙下的那个雄姿,现在取以代之的,是那皓首苍颜,弱不禁风的身子骨,父亲伸手就要接过我手上拖着的行李箱,我说不重,可以自己拿,他这才缓缓的把手缩回衣袋里。
   我知道,父亲在车站等我足足有两个小时了,之前电话联系的时候,他说他已经到城里了,我没那么快到,让他自己先到处走走,好不容易来一趟城,想要什么可以自己买,他不同意,说也没什么地方好逛,也没什么东西好买的,外面也冷,干脆在车站里面等着还暖和。
   我问父亲家里怎么这么安静,父亲告诉我,阿公养的那条大黄狗随着爷爷去世不久也病死了,母亲生前养的那一窝蜂也在母亲离世不久后飞走了,现在他身体大不如从前,所以那些牲畜也少养了,家里自然要比从前冷清了许多。
   由于我和父亲是晚上才回到的家,所以没有到山上母亲坟前给她烧香,只是到家里的灵堂烧了一炷香,告诉她,我回家了。父亲知道母亲是我今生心目中永远抹不去的悲痛,看到我给母亲烧完香后就让我早点睡,也不再说什么,自个儿忙自己的去了。
   家,本事一个可以安心熟睡的避港,可不管我如何怀抱着母亲的照片养精闭目,也难以入眠,在黑夜里煎熬直到天亮,天一亮就赶紧从床上跳下来,去把关于母亲的所有一切都寻了一个遍,其实我清楚,找到了又能怎样,有些东西,失去了就是失去了,再怎么怀念,怀起的永远是殇。
   山还是那山,连环屹立着;水还是那水,潺潺缓流着;路还是那路,盘旋山腰间;那座孤坟还是那座孤坟,杂草丛生;屋还是那屋子,只是少了鸡鸣犬吠的吵闹,却多了几分凉意。
   刚好是过年,家里的亲朋好友都前来,围桌而坐,酌杯畅饮,谈笑风生,不是我清冷高傲孤僻,只是有种东西,一旦习惯成瘾,就无法改变,更要命的,是你习惯习惯着,就慢慢的喜欢上它。而我,一个人的生活惯了,一遇到这种热闹的场面就开始扭捏起来,觉得浑身不自在,总是一个人偷偷的去找一处安静之所,烧一壶清水,洒下几片嫩芽,一人便自娱自乐的茗起茶香起来。总觉得那些喧嚣,红酒玫瑰,都是不属于我的,这才是属于自己的生活,叔婶们和父亲都问我同一个问题,好不容易回一趟家,怎么不多和家里兄弟姊妹们多聚聚,唠唠家常。
   的确,太久没有和家里的兄弟姊妹们见面了,再见时,已不知该从何处说起,我天生性子慢热之人,更不知该如何与大家盘足而对,忆孩童时的往昔,回不到的过去,过去永远是过去。
   在家里待了不到几天,我便不得不返回深城,一开始,我心里很是舒坦,终于可以摆脱不用回答那些你一言我一语的问题。一大清早父亲就开始在那里张罗着,问我要带什么吃的回深圳,这也想给我带着,那也想给我装着,我说不需要,在深城我想吃什么就自己买,懒得拿那么多,父亲知道我的脾气,也没有再勉强,把已经装好的东西一件一件的,慢慢的,轻轻的拿出来,一一整齐的摆放在那里,然后又默默的合上我的行李箱,过了许久才问了我一句,我的那些衣物是否已经收拾好了,千万不要落下,到时再去买新的,浪费钱财。我也顺口应和着已经全部收拾好,其实我本没有东西可以收拾的,回来时是这般,远行还是这般。
   坐上了车,车子慢慢的前行时,无意中透过车镜才发现,父亲还一直站在原地,双手在跟前相互合掌,眼睛一直目视着这辆车子。那一刻,我内心深处的那根一直紧绷着的弦线终于断裂。多年以来为亲手为自己筑建起来,坚不可摧的堡垒崩塌了,也不知道父亲在那里站了多久才回的家。
   以前,母亲还在世的时候,每次出远门,母亲都会把所有的东西装好,我说不需要带那些,母亲便会说:这些东西都是你们年轻人喜欢吃的,我和你爸又不吃这些,留在家里也没有人吃,就算你不吃也拿去给你那些朋友尝尝。
   不管我是否乐意接受,母亲也会强行塞在我的行李箱里。而我也只能无奈的接受母亲的一切指令。出门的时候父亲只会站在门口,远远的看着母亲扛着我的行李箱把我送到村门口等车。父亲那时总会站在家门口对着我和母亲背影喊着: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的东西都不会拿,还给你妈帮你拿,白养你了。而我和母亲总是装作什么都没听到,继续走我们的。
   上了车,母亲总会赶紧从兜里拿出几张皱得干巴,只要一不小心就能轻而易举弄坏的钱塞到我手里,让我不要告诉父亲,那是她瞒着父亲给我的,让我在外面别省着那点钱,不能落在别人的后面。车子开动前行的时候,母亲依然站在那里,直到我回头看的时候,车子也渐行渐远,也不知道母亲在那里站了多久才回的家。
   后来,母亲离世后,我就没有再回去过。所幸干爹对我视如己出,百般照顾,帮我从悲痛中走出来,每次回去看望干爹,他都会早早的坐在站台下等着,看到我下了车,他会笑的合不拢嘴,说:可回来了,走,咱回家,家里都准备了你最爱吃的东西等你。
   出门时,干爹总让我赶末班车,不愿让我早点出门,说我好不容易回去一趟,让我多陪陪他,每次出门时干爹总会忍不住的哭一次,哭完过后才会不甘不愿的骑着他的小电车,把我送到车站台,我让他早点回去,自己能上车,他说要等车开了再回去。后面车开了,他还是没有挪开他的脚步,依然站在站台下面,也不知道干爹在那里站了多久才回的家。
   我知道干爹一生孤寂,他和母亲一样,总想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,而他最后也和母亲一样,选择离开了我。母亲的离开,是我心中永远抹不掉的伤,干爹的离开,是我心中永远抹不掉的痛。
   当看到父亲站在原地一直看着我远离他视线的方向,尘封的以往,只不过是自欺欺人。
   正如干爹说的,不管他走到哪里,在什么地方,他都会一直陪伴着我,不会让我一个人孤独的流浪在这个人世间。那些一路走来的,生命中出现过的,又离开过的,其实不曾离开,爱你的人不会永远离开你,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在守候着自己,爱着自己。
   只是十年如故,一个人走路、一个人吃饭、一个人睡觉,一个人的午后,一个人的街角,一个人的独白。一个人守候着那一份仅有的回忆,一颗心也在守候中慢慢的沉睡,变的安静不喧。从前,最害怕的就是一个人的寂静,现在,又好像已经习惯了与这规规矩矩安安静静的与浮世沧桑相伴,是这样的顺应天然,顺应人和。
   或许,除了顺应天然、人和,也没有其它可供选择的,只不过是习惯了与那浮世沧桑相伴。

共 3032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习惯了孤寂,一个人的天空少了喧嚣。当回家被烟火红尘中的纷纷扰扰所困,便心生烦躁。心情一下会困扰起来,总会想起曾经的人与事,父母亲,干爹也总是一次次涌上心头。习惯于一盏灯,一杯清茗独守长夜的安宁。一触碰亲情会忍不住回首,静守多年的安澜一时便会让爱击溃。沧桑了年轮,寂寞了心灵。许多在外飘零的游子都有此心情。再执着的信念在亲情面前都无力。推荐欣赏【编辑:枫魂帝星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黄金山        2019-02-12 22:26:15
  学习了散文!我喜欢学习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枫魂帝星        2019-02-13 22:43:19
  寞寞是一份情怀,又有着太多无奈与心酸。感谢赐稿菊韵问好春安
拈月为诗,清静做文
共 2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

澳门真人博彩评级网址

澳门真人博彩评级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