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流年】麦子,麦子(散文)_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平台网 - 澳门真人博彩评级网址
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平台网-原创小说-优秀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平台
当前位置: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平台网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散文 >> 【流年】麦子,麦子(散文)

绝品 【流年】麦子,麦子(散文)


作者:风逝 探花,16116.63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4602发表时间:2018-09-22 23:17:39
摘要:啊,麦子,麦子!你是欢乐,是热闹,是繁忙;是亮眼的金黄,是醉心的清香,也是我心心念念永远不变色的故乡的模样!

【流年】麦子,麦子(散文) 南风又起的清丽夏日,奔驰在回老家的途中。从柏油路转到乡间的水泥路,扑面而来的是清新的绿草香气。路旁的苹果树上,挂满了套着纸袋的果实;摘下了果子的大樱桃树,枝叶依然墨绿繁茂。嗅闻着乡野特有的清新空气,不由得念起这样的句子——“晴日暖风生麦气,绿阴幽草胜花时”。青草的新香如故,那香彻脾肺的麦气哪里去了呢?
   记得小时候,每一个炎热的夏季,都是农民最最辛劳的时期。三夏抢收麦子的繁忙,至今印象深刻。
   轱辘辘,轱辘辘,砘子(碌碡)在场院绕圈滚动。在麦子还未变黄的时候,只要哪一天下了雨,农人就开始轧场,一圈圈,一遍遍,砘子碾压的响声震彻山谷,直到把场院碾压得平整光亮,和镜面一样,方才休止。
   一块块梯田绕山而转,金色的麦浪随风摇摆。农民们挥汗如雨,裸着古铜色的上身,埋头挥动镰刀忙着收割。黑黝黝的皮肤上滚动着大滴的汗珠,不时拽起脖颈上的毛巾擦把汗,之后又低着头,一手握住大把麦秸,一手舞动镰刀,刷刷刷,只听见麦子被割倒落地的声音。尽管烈日炎炎,纹风不动,口干舌燥,但是,舍不得停歇,哪怕只是一小会儿。麦芒尖细,不小心就会刺红皮肤。带着咸味的滚烫的热汗流淌,让伤口更是奇痒不止,疼痛难忍。顾不得这些,老人们说了,“九成熟,十成收;十成熟,一成丢”。艳阳高照,南风火热,麦子成熟得飞快,可不敢松丝毫的劲。刷刷刷,几把捆起一个麦个子,不多时,一个个敦敦实实的麦个子,就整整齐齐地躺倒在尚留有寸许麦茬的麦畦里。
   要散工了,劳力们各自放下两条绳子,绳子的一头有着已经磨得油光的矩眼,麦个子两个并排,两头交错摆放,捆起了两垛高大的麦捆。长长的扁担也被巧妙地捆进了麦捆山。将竖立着的麦山担起,整个人几乎被两座庞大的麦山遮住了,只看得见麦山下,短短的两条腿在快速移动。沉重的担子在肩上颤颤巍巍,不住闪动,扁担则在劳力们咚咚咚的脚步声中发出吱吱扭扭的欢唱——欢唱着丰收的曲调。
   颗粒归仓,放了麦假的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,提着篓子仔仔细细地在田垄、在地边寻找着遗落的麦穗,汗水打湿了他们的头发,浸湿了他们的衣衫,却依然精神抖擞,决不放过躲在麦叶杂草中的每一穗麦子。记得有一次,六七岁的我看到大人们挑麦子在山路一平缓处休息,沉甸甸的担子落地,撞掉下了许多麦粒,很是舍不得。回家我就拿着笤帚和袋子,顶着毒辣辣的大太阳,走了好远路去扫麦粒。砂石太多,无法分拣,只好连石头带沙子一起捧进了袋子。好沉啊,年幼的我背不动,只好拖着袋子走,累得直抹眼泪也不肯倒出来些。幸好遇到村里的大人帮忙,才拿回了家。妈妈捡出大粒的石头,筛掉细小的沙子,淘弄出了整整三斤麦子。
   连枷声声,啪啪啪地敲打着被大铡刀铡下的麦穗;也有农人牵着毛驴拉着沉重的砘子在麦场上碾压脱粒。砘子骨碌碌的碾压声,伴着木框转动发出的“吱嘎嘎”声,和着连枷“啪啪”的敲打声,驱赶毛驴的吆喝声,融合在一起,交织出一曲田园丰收的交响乐。
   老态龙钟的妇人老翁也不得闲,他们不能去山上收割麦子,就拿着蒲团、剁刀、木墩和捝(shuì)草爬,在场院里捝麦秸。这时节,穿着蓝布斜襟衣衫、打着黑色裹腿的姥姥也是他们中的一员。在一垛垛的麦堆里,他们挑选麦秸粗壮的麦捆,一把把撞整齐麦头,剁掉麦穗,再将麦秸上枯败的叶子梳理掉,留下茁壮的金黄的麦秸。之后捆出一个个粗墩墩的麦管,以备下雨屋漏时苫房子或者打草帘用。草帘呢,是留着炎热的夜晚在街上乘凉时好坐卧的。若是麦秸要留着做苫子来盖草垛或粮囤,麦穗就不用剁下,而是将麦粒搓下来,好让麦秸的长度更长些。
   麦穗头在驴拉的砘子碾压下,麦粒脱离了麦糠。该扬场了。这是一份技术活,即使没有风,扬场高手也可以让手中的木锨在挥洒的过程中,将麦粒和麦余子、麦糠顺利分开。这活计,不是随便哪个人就可以应付下来的。扬场者肌腱暴起,棕褐色的胳膊充满了力量。一次次木锨高高扬起,褐黄色的麦粒如碎金般倾泻而下,渐渐堆积成锥形的麦粒堆。每一锨扬起,都那么胸有成竹,气闲神定,麦粒纷纷落在麦粒堆上,顺坡滑落,四处飞溅。不易脱离麦糠的麦余子(带糠的秕麦子)在麦粒堆的周遭呈半弧形环围,金黄色的麦糠则随风飘逝远去。
   一大堆一大堆的麦穰堆积如山,可欢实了孩子们。他们爬到高高的麦穰垛上,坐滑梯似的滑下来,“咯咯咯”的笑声,惊起了一群群叽叽喳喳的麻雀。有的孩子还在麦穰垛里打洞,蹿前蹿后,忽左忽右,和小伙伴们玩起了捉迷藏,即使被麦穰弄得身上痒痒的,也毫不介意,将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洒满金黄的场院,传遍丰收的田野。
   咔嚓,咔嚓,一阵阵滚雷隆隆炸起,雷阵雨不期而至。在蚊绳点燃的熏呛中,在蝉鸣悠长的嘈杂中,刚刚入梦的人们,没等队长召号,就纷纷穿起衣服,奔向生产队的场院去抢场。堆麦垛,盖苫子;装麦粒,入仓库,大家不怕打湿衣服,唯恐淋湿了麦子,一旦捂出霉来,一年的细粮就完了。龙口夺粮,农人们个个奋勇,人人争先。
   分麦子了,孩子们喜滋滋地拿着大麻袋去场院里排队。麦堆旁,磅秤边,会计、保管一个记账,一个称秤,点着户主的名字,按人口分粮,秩序井然。大大的麻袋装满了湿乎乎的麦子,顿时变得壮硕饱满,沉甸甸的,一袋足有二百斤。领到麦子的孩子,等分粮的壮小伙把麦袋子抬到边上,就认真地看守在一旁,等待着父母散工归来搬回家。看,把粗糙厚实的麻袋两边的角拽到中间,娴熟地一缠,一绾,插进扁担,散活的农人居然抬起了二百斤重的大麻袋,稳稳地迈着步子,却绝不用担心麻袋会掉下来洒了麦子。
   收麦子的季节最怕遇上连阴雨。放在场院里未脱粒的,担心捂着会发芽;分到家里的麦粒,又害怕潮湿发了霉。于是家里土炕扫净了,摊上了麦子;进间地上放上塑料布或者炕席,也摊上了麦子。那时在家走路要小心翼翼地贴着边,睡觉有时就在摊着麦子的炕上铺上席子,大锅还要烧着火来炕麦子。土炕上热气腾腾,湿气蒸到上面铺着的席子,睡觉时是又热又湿,分外难受。
   当地里的麦子全部收割完毕,场院里的麦子也全都脱粒归仓,繁忙的抢收即告结束,农人们终于轻轻舒了一口气,开始拔草锄地保墒。家家户户分到了新麦子,勤快的妇人们开始忙碌起来,捡沙子,捞麦子,然后将洗净的麦子摊在笸箩箱里或水泥台上晾晒。孩童们就多了一项活计——看麦子,防止鸡鸭鸟雀偷着啄食。手头麻利的媳妇,麦子晒干了,也磨出了面粉,用最白的头麸面蒸出暄腾腾的大饽饽,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六月出门走亲戚。忙里偷闲,妇人们也会洗净一些麦子,在大锅里煮熟,之后去磨屋推碾精。这时,孩子们很是欢欣,争着去推磨。个子矮的妹妹推着低处的磨棍,个子高的姐姐推着高处的磨棍,还有踮着脚连矮处磨棍也够不着的小妹妹,调皮地吊在磨棍上打滴漏,被姐姐呵斥着也不肯松手。筷子粗、寸许长的碾精纷纷从磨缝落下,落到磨盘上,收到大盆中,麦香弥漫,惹人涎水直流。碾精那沁人心脾的原生态的香味,装在了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大瓷碗里,浇上碾精卤。卤是菜园里刚刚摘的嫩茭瓜做的——用葱炝锅炒茭瓜,打上鸡蛋花。褐黄色的碾精上盖着绿莹莹的茭瓜片、金灿灿的鸡蛋花,入口,味美极了!未晒干的湿麦子还有一个大用处,记得那时妈妈烀了湿湿的麦子、黄豆和高粱,摊在笸箩箱里晾晒,长出黄黄的翳毛,然后晒干,粉面,再发出黄黄的甜面酱。要是翳毛长得不好,成了绿色的,做的面酱就会是黑色的,也没了甜味。面酱蘸大葱,是缺油少荤的年代里很下饭的一道菜。
   不光分麦子,还有麦穰也会分到各家各户。一大背麦穰,也没有多大的重量,捆起来,即使高度几乎挡住了背麦穰的人,分量也会很轻。就是这种麦穰草,在七月七那天会派上大用场的。用它烧火烙小馃,火候平和舒缓,可以随时停火,烙出的小馃就金黄黄的,不会糊。麦穰草还可以烙葱花小油饼,也是很容易把握火候的,烙出的葱花饼酥软油亮,不爱糊锅。农人们常爱在草屋里收拾一些麦穰,留着拖土坯(俗称大圾)盘炕用。和泥时,加上一些麦穰草,可以增加土坯的韧性,使其不易断裂,更结实耐用。用土坯盘的炕,保暖性好,冬季傍晚烧暖了,到天明也凉不透。
   不知何时麦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,分田单干后,许多的农人开始栽种果树,甘甜多汁的新品种富士代替了集体时的老旧品种国光、金帅。后来又开始栽种初夏成熟的大樱桃。果树经济价值大,让农人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,于是,农田里的庄稼就开始纷纷为果树让路。种麦子的越来越少,直至漫山遍野也寻不见它的丝毫踪影。那个让农人热汗淋漓的麦收大忙季节也改变了性质,成了给苹果套袋与摘樱桃的繁忙季节。
   没了麦子,宽敞的打麦场也没了用场,村人们变其为住宅地,在上面盖起了瓦屋。砘子、扁担、镰刀、木锨、麻袋等麦忙时的农具,渐渐没了踪迹。那麦粒压制的碾精特有的清香,更是远离了餐桌。但是,不管时间过了多久,那醉人的麦香依然浓郁在我的心中;那金黄的麦浪中挥汗收割的农人,也成了深刻于脑海中永不褪色的版画。
   啊,麦子,麦子!你是欢乐,是热闹,是繁忙;是亮眼的金黄,是醉心的清香,也是我心心念念永不变色的故乡的模样!

共 3558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南风又起的清丽夏日,是三夏抢收麦子的时节,也是农民最辛劳的时期。轧场、收割、运输、脱粒、扬场,乃至捡麦穗、捝麦秸……男女老少齐上阵,乡村处处奏响起一曲曲丰收的田园交响乐。丰收后的农人忙里偷闲,又用新麦蒸出暄腾腾的大饽饽、推出原生态香味的碾精、发出黄黄的甜面酱,用来庆贺丰收的年景。即便麦穰,也可以用它烧火,烙金黄金黄的小馃与酥软油亮的葱花小油饼,还可以用它来和泥、制土坯、盘炕……然而,随着时代进步与社会发展,不知何时,麦子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,尤其分田单干后,农人纷纷栽种经济价值大得多的果树,不再种麦,也不再收麦子,就连麦场,也盖上了瓦屋。即便如此,那醉人的麦香依然浓郁在作者心中,那金黄麦浪中挥汗收割的农人的影像,也依然是镌刻于作者脑海中永不褪色的一幅版画……文章以饱含激情的笔触,极力铺陈渲染,既描绘了农人在炎炎夏日抢收麦子时的辛劳,也书写了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。同时,含蓄地抒发了作者对麦子由衷的喜爱之情、对故乡深深的眷恋之意。作品立意厚重,格调明快,尤其是细节描写十分细腻而生动,将火热的麦收季节描绘得绘声绘色,极富浓郁的乡土气息。一篇歌颂麦子、歌颂农人、歌颂故乡的优美文字,流年倾力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思绪飞扬淡墨痕】【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编辑部•精品推荐201809250007】【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编辑部·绝品推荐20181009第1118号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思绪飞扬淡墨痕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2 23:20:36
  好的文字就是这样,有意旨,有意味,有意境,有意韵。火热的夏季,火热的麦收,火热的生活,为风逝老师的精彩文字点赞。拜读学习,并预祝中秋节愉快!
思绪飞扬淡墨痕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10-09 11:02:14
  再次感谢墨痕先生的辛苦付出,给您鞠躬了!
   遥祝秋安笔祺。阖家幸福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3 06:34:42
  看到墨痕先生发出文的时间临近午夜,俺眼睛湿润。辛苦了!白天有繁忙的事务,晚上又熬至深夜。注意保重身体哈!
   感谢您对拙文详尽深入的剖析,看到您精心书写的按语十分感动,也倍受鼓舞。
   问好您,祝您和家人中秋快乐,阖家幸福!
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。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10-09 11:01:47
  再次感谢墨痕先生的辛苦付出,给您鞠躬了!
   遥祝秋安笔祺。阖家幸福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地731828829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3 07:16:31
  读了妹子的《麦子,麦子》我想起了我的《麦子的记忆》,说实在话,这样的文字,只有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才能写出来。因为,只有我们才有这样的记忆。散文里提到的画面,那是集体的时候,农民统一出工,统一收工,干活都是群体,遇到暑假,甚至有农忙假,老师领着学生在地里帮农人(那时叫生产队)收割,那场面真叫个热闹震撼。如今,这些都只能在于记忆里找了。所以,从另一个角度讲,这样的文字不仅仅在于能触动人,感染人,更重要的是一种记忆的回放,一种时代的回放,以及某种史料的作用。
   散文在乡土味中呈现了各种温馨忙碌火热的画面,语言优美,动感强,画面感强,一种乡愁,一种乡味,一种情怀,那骨子里的故乡情,歌颂田间地头劳动的主题,饱满的情感,又给读者一种欢乐的感觉,犹如山间泉水,回甜,佳作,喜欢这样实在的文字。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3 21:22:59
  感谢山哥的鼓励!感谢山哥的共鸣!感谢山哥的喜欢!
   遥祝山哥中秋快乐,阖家幸福!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闲云落雪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3 16:20:07
  读着优美的文字,那些熟悉的场景便一一在眼前浮现出来,一度湿了眼眶。是啊,那些曾经热火朝天的麦收时节!从准备收拾场院开始,就拉开了麦收的序幕,割麦,打捆,装运,轧场,起场,扬场,晾晒,拾麦穗……甚至用麦穰做土坯盘炕,整整一个时代的记忆。在我们这里,分田到户后,也一直延续了好多年这样的劳作过程,直到实现了机械化。现在这样的场景是再也见不到了,即使最忙的那几天,村子里也可以见到悠然闲逛的人,也就三五天工夫,满眼的金黄色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,高高的麦茬和隐约可见的玉米幼苗。社会在进步,农忙不再忙,但麦香依旧。
   姐姐的文字,朴实浓烈,描摹细腻,场景逼真,一下子把人带到火热的现场,极易触动人心,尤其对我们这样的亲历者。好喜欢!给姐姐一个大大的赞!并祝中秋愉快!
闲云落雪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3 21:31:23
  心里一直觉得落雪妹妹很年轻,居然对麦收过程如此熟稔,震惊。
   感谢妹妹来读拙文,看到你写的你们那儿还有金黄的麦子可收割,得恭喜你一下,因为你还可以嗅到原生态的麦子粉出的面粉的香味。我们这儿很多年过清明再没有看到在碓臼捣麦子的现象,也喝不到当地麦子熬的麦米粥了。
   遥祝妹妹工作顺利,身体健康!中秋快乐!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茉莉花香香满苑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3 21:42:54
  麦子浑身宝,谁也离不了,为河南的点赞,风逝老师把对麦子的爱和情从多方面诠释。感情饱满,字里行间有爱有情,好文。
回复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17:09:24
  茉莉花好!河南的麦子呀若要点赞,需要去花的文后(花,就是微雨落花,在本网站网名石语,她是河南的。俺是山东的。)嘿嘿。谢谢你来读拙文并留下美评。
   祝编写愉快,阖家幸福!
   中秋快乐!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燕剪春光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08:01:54
  生长在南方,不曾见到满眼翻滚的麦浪,见到的是一片片金黄的稻浪和热火朝天的割禾和脱粒的情景。多少年来,一直在脑海挥之不去,却不能用文字把它再现出来。感谢风,用生花的妙笔,描绘了胶东半岛收割麦子的热火朝天的景象,让人身临其境,感触良多。文章笔法之细腻、生动,画面之热烈、浓郁,犹如梵高笔下一幅幅乡村丰收图画,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心灵震撼力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这样的情景已经远去,但在记忆中永存。又一篇充满乡土气息、饱蘸乡愁的佳作。勤劳的小蜜蜂又回来了。祝贺风!中秋快乐!
人生有梦不觉寒
回复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17:14:11
  麦浪与稻浪,皆是丰收的金黄,期待姐姐把稻浪绘出美丽诗意的版画。感谢姐姐的夸奖(其实是夸张)。是拔高,更是鼓励。感谢文字路上遇到你,有了澳门真人博彩评级网址的勇气走下去。
   中秋快乐,开心每天!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纷飞的雪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09:52:54
  我喜欢你,但更喜欢写文的你。风宝贝最近好乖啊,写了苦菜又写麦子,加油加油,再来一篇。
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回复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17:17:06
  谢谢雪社百忙中来陋室给予鼓励!
   雪世仁时时处处不忘你的职责。哼!
  
   祝阖家幸福,万事顺意!
   中秋快乐!
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生米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14:12:35
  随着经济的发展,人们生活的不断提高,老百姓所追求的,就不单纯的是填饱肚子,他们更注重,是营养和口感,什么好吃就种什么,什么好养就养什么,把麦地变成果园,这都不是怪事!
   呵呵,风逝,你闻不到麦子的香,就在这里用文字纪念一下,也是回味无穷的。
   麦子的香,麦子的味道,跟着你的笔尖,让我也想起很多那时候的事……
回复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17:20:49
  谢谢生米姐姐来读拙文并留美评!
   老百姓除了姐姐说的那啥原因来选择种植类型,澳门真人博彩评级网址的是啥挣钱就种啥。很能理解。
   祝生米姐姐永远年轻!
   中秋快乐,阖家幸福!
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生米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14:17:01
  中秋快乐,阖家幸福!
回复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17:21:22
  谢谢姐姐,同样的祝福送给你!
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天上雪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17:45:16
  我家风逝最擅长的是把平常普通的农家生活写得活色生香。那份热爱土地的热情,对家乡浓浓的深情,短短几千字,款款深情尽数道来,深刻,情浓!老实说,我这个五谷不分的人,读了风逝同学的文,感觉真的是长了很多见识!这种极为接地气的散文,感觉我要多学习学习!欣赏亲爱的佳作!
流云本是天上雪
回复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20:42:34
  呀,琉璃,你这个格调雅致的爱情小说大师,学土卡卡的俺?就好像本来在蓝天翱翔的大雁突然要学着地上的小猪爬,嘿嘿,你说可笑不?别笑话俺哈,继续写你的爱情故事,以飨读者。
   问好琉璃,写作愉快!
回复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逝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4 20:43:26
  呀,琉璃,你这个格调雅致的爱情小说大师,学土卡卡的俺?就好像本来在蓝天翱翔的大雁突然要学着地上的小猪爬,嘿嘿,你说可笑不?别笑话俺哈,继续写你的爱情故事,以飨读者。
   问好琉璃,写作愉快!
共 31 条 4 页 首页1234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

澳门真人博彩评级网址